还记得如何把脑海中的意境转述成键盘敲打出来的词句吗?
还记得,有人告诉我,写心,还是用笔一字一笔写出来来的有韵味。但我当时好像回答她。。。
我的笔画不好,而且用笔写,会让我把一堆急着推挤出来的灵感给流逝。。。

还必须很好笑的说,我还真的以为说说废话就可以让文章进入我想传达意境的主轴里。。。
不过,还真的不能。。。哈哈哈

回想以前,我的写作方式像是撒把渔网,在脑海中捕捉快速畅游的字句,打捞后,快速重组这些字句。往往在一些小意外当中,我流逝好多,好多,原本印映自己原本的完全。

今天,听回我近期猛介绍给人的一首歌曲-Sing, from Gary Barlow.
另一首让我无法自拔的歌,这首歌,从词开始,到每一部分,每一细节的音乐,歌声,不同乐器敲打,弹奏,胡吹,甚至与口中,胸膛等人体不同部位所发出的声音组成。
从世界各地,不同肤色,种族,阶级等所集聚起来的一首歌,不,它也许是音乐,声音最原始,慢慢累积的作品。
我承认我吹捧的太夸张,但,不可否认,它在我心中,脑海中无限夸大。
也许我看到了制作过程,这艰辛的一路,我看到的是,对音乐的执着。

离题。。。
不过,或许可以看得出,这歌对我的影响,远远超过了自己的估计。

我记得,有个人说-你去了新加坡,变了,变得不是以前我所认识的那单纯,热血,一味往活动冲的那个人。

或许是,我不否认。。。
新加坡,真叫我见识,人,真的可以千变万化。

物以类聚,也许天真的我,身边混聚了很多天真的家伙。
我一直以为自己看得很通透,但,我从未高估自己,小新之旅,让我见证。

我从一个我觉得很不错的翱翔角度,到一个距离自己承受地带极限的地方生活
或许是自己所谓的,在高处生活,你身边的事物都会慢慢升高,直到超越你,你还懵懂懂。
千言万语飞稀,但我还平稳走在自己觉得极限的地方。
也许接受事物的舒适圈放宽,也许看淡,我明白自己的心态,不是勉强,不是牵强,更不是装强。
只是,我找不到更适合自己的字句来解释自己。


有时候,觉得自我局限得不妥当。
在经历分手后,我没有哭过,不是觉得不值得,不是压抑。也不是拥有那一种- 为什么要哭,的感受。
有人说过- 因为你没有很深的去经营这份感情。

当时我怀疑,现在我坚决否认。
我一度认为,一直提起这些事,好像在炫耀我有多可怜,或多伟大。
也许,这一切,被我锁进内心深处。

我,无法在任何人面前,坦承的交待这一切,我极力让自己保持中立,不让自己偏袒任何一方。
我认为,这是最好的方法。结果,我承认,我好辛苦。

为何自己不可以在这个地方自私一点,我应该对自己好一点,不舒服哪里,就说。
可惜,矛盾的自己。。。
或间接一点,我他妈的好婆妈。

我把自己想的,塑造得太自己认为的完美。。。其实是他人眼里的缺陷。。。


有人说,上帝关上了你的门,自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为何他关门,因为你可以开始停下一切,从窗口看看自己究竟干了什么好事。。。哈哈哈,这是我自己的解释。。。

我的失恋,带给我的不是绝望的世界,不是等待我爬起来的明天,而是我不顾一切的冲劲力。
我可以身无分文,亦然脸皮厚的站着,捉着自己摄器,冲着一条不知明天路途如何的明天。
因为一刻,我认为,自己除了朋友家人,只有这个。。。

我的逃避,也许让我把自己抵挡在一扇节一扇的门后。但我得开始学习,技巧性的闪避,而不是统统跨过,关门。

好庆幸,我因为卡农而进入音乐世界。
闭上眼,的确好多,不同色彩流徙,我尝试把这一切记录,但是我高估了自己。
我抓着自己想象而成的摄影机,打算拍下,结果我的部落世界,没有这一种高科技社会的冲洗技术。也许,换个地方,我可以是对原本世界精通的「东西」,变成一无所知的人

    全站熱搜

    c2ptj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