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你的离去,第一反应,我竟不是惊讶

对你没有很深刻的印象,也许,你是谁,可以放在你身上

 

我面对死亡,没有麻木

而是逼迫自己麻痹

无论经由什么意外导致你一个人先得离开人间,我只能说,安息了

 

 

逃避,离开,一个曾经让自己毫无防备剥落自己身心的地方

我以为,我可以

慢慢的抽离,利用时间离开

我害怕心中的字句会被敲打出来

 

这里,已被自己视为不安全之地

也许,一直以来都没有所谓不所谓的安全之谈

只是,自己,已不再和以往坚强

再到处咆哮,我乎

不在乎了

    全站熱搜

    c2ptj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