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上耳机,嘴嚼糖果,迫使自己进入文字空间。。。

 

全新的音乐在全覆盖耳机下,环绕在耳际间的旋律,漩涡式的绕进脑海。

就像风,时大,时小,拉锯着思维中机器齿轮办敲打出来的文字。

水井方式提取字句的方式,果然不适合

 

回到医疗音乐空间内,文字,蚂蚁般慢慢的,从细缝中,流泻出来。

自己重组,不在是自己以往双手跟着思维拉扯间敲打出来

这,演变成,一种脑中集结,再思考,敲打,重组。。。

 

脑袋,近空虚化,看来,自己并没有很像自己所想象的,站的那么稳。

过渡期,才要开始吗?也许,不过机器式的转化能量,是可以类似握拳般,那么简单吧

 

汗滴,开始从背脊慢慢流开

头额,青筋微冒

双手,握拳

狼吗?还是狐?

 

其实已不在心中吠嚎

被音乐环绕的身躯,开始漂浮

吸入的,是精神

排出的,是负能量

 

写作间,断断续续的无预警插曲

让自己无法安静坐下。。。

脑袋,无法设限

游荡无脊可靠地漂流

什么时候,符号才会回家

    全站熱搜

    c2ptj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