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家里的人开始全都了丧心病狂旅程

现在的自己,被一点一滴的酒精开始侵蚀自己的意识

没有点点点的无言结句

只有一段一段,连绵不绝的陈述

 

开始了一段从记忆中被遗落的部分中的旅程

这个旅程,不偏不齐的遇上了和自己生活在一起的人

这段路,我不是主角,你也不是主角

我们都是过客

可惜,各个都认为自己当了主角

 

每个故事都有一个转角处

这个转角处,是编诉者的精心制作,还是突发奇想

身在故事中的角色都不得而知

只有,接受

 

接受,承受,发疯,压制,拼命压制,舒化,进入奇幻之城

是我接受打打击后的进行步骤之一

生平怕事,却又冲动,一旦精神上的崩溃累计超过自己所能承受的

再加上一点点的外界影响,自己就会乱枪扫射

但,基于怕事的窝囊成分居多,自己又会开始压制,拼命压制,舒化,再来进入奇幻之城

 

奇幻之城,是一个音乐与音乐穿插交替的场所

被穿透身子的音乐,在指间,以七彩之外的不知色穿越

从音乐与音乐交替上,往往可以让自己释怀,也是自己舒缓,或是欺骗自己大脑,隐瞒自性的一个过程

 

属于自己的,是琴

琴键上的交错,琴弦上与空气振动的音波

以神奇的舒适步伐,缓缓踏入自己的脑袋中

 

不习惯在与人与人之间敲打键盘的自己,开始了

奇幻旅程

 

 

唬烂技术,以开始衰退

借由音乐灌入自身中的奇妙步骤促动自己十指敲打键盘的技术以开始衰退

脑袋中的思维,却也不再是四支交控的地步,更上一城楼,却没有能力压阵

是一种考验脑袋承受力的压迫

十指,追不上脑袋的速度

不,是脑袋,交错的让十指,敲不下去

 

deep breath, 是自己在卡通上学来的

自己在意的,说不出口

不,是无法出口,

想要说的,意念通行

屁!

 

心脏和音响呈现统一频率

为何知道答案的人偏要上山

无非是过不去自己的那一关

非要把自己的脸拉下来了才甘愿

不,是不试过不知答案

我也是,犯贱

 

半身的节奏

犹如符咒

一波一波以慢波却极为对应的重量敲击

心脏的律动被带动

跟着,跟着

开始

 

奇幻旅程走一圈

回头看

哈,十年后我不会介意的事情,我干嘛现在烦恼?

    全站熱搜

    c2ptj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