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上的双面思考是自己一直以来所想要维持的。

但有时候这是一种自残行为,或许是为自己寻找不到的解决道路而所产生的借口,亦或则是自己还不够能耐。

 

双手道开,强光至眼而入。

我强忍,不让泪涌出,我忍耐,因为我还需要多点能耐。

被赶走的那一刻,我的心情很差,常常处于一种不想多事亦或则说是怕事心态的自己,此时此刻毫不犹疑的走了出去。

我知道,再留下,只会让对方埋下更多的火焰。

无辜的是,我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无辜的。。。

 

--7-11-2011

 

 

过去的事,就随风而去。

我要过的生活,不是别人用自己的生活所套在我身上而过的生活。

今夜,也许也许我看到的只是一个过云烟雨,只是幻觉吧。

心,不是忐忑,不是痛,不是麻木,而是,没有感觉。。。

 

再次打开双手,也许,手上的茧,已把伤口破烂横遮,但是,那不是一种修饰,而是,进化

离地旋转,右脚跃起,跨过1米8,暴力落下,脚跟也许爆裂。

今天,初十五,也许,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今天这一个本来会让自己心脏再次已超越跳动的方式震晃,却奇迹般那么平静的夜。

 

怎样开始,途中也被人家使用同样的方式拦路,一个属于自己很烂的结局就要开始了吧?

 人家说,相处久了,你会闻到对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那是一种社会上现有词汇中所没有注解的形同词,它的的确确存在,却没有自己的词汇。

那种气息,是一种叫做恐惧的颜色。

 

看得见经由阳光所反射出来得出的彩色之外的颜色,会是怎样的感觉?

看不见,不代表它不存在。忽略它的存在,就像色盲的动物,不了解色彩的奇妙。

 

也许盲人可以体会到阳光的气息,但,他看不到,他只是通过另一种方式去“看得见”阳光。

但这却是人人眼带黑珠却体验不到的感觉。

 

也许你没有感觉得到,但,它是存在的。

那种颜色,就在自己的身体内窜动。

临到额头上,精钻汗液神经线,在皮肤外层排出冷汗。

 

这,说出不出口的感觉,就让它继续说不出吧

    全站熱搜

    c2ptj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