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阳光明媚,一改几天前老天爷黑着脸的姿态。
昨晚,和她因为搬家的事又闹了一下别扭。
然而在摸摸然的行走当下,又恢复平静,是指我的心情。

抱怨太多,只得让自己继续活在黑暗中。自得知自己可以在写作中让自己从那黑暗角落中站起来,我就开始尝试以另一种姿势学会走路。
路,的确是人走出来的。自己觉得不适合走的,也许走走下,就会走到大路。
一度停卸,以为让自己可以放松,但不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来都是慢走形式,导致黑暗从后以奔跑的速度赶上,让自己再度弥漫在灰色地带。

工作,回家上网,然后睡觉成为我每天除了休息天外的作息。
也幸亏工作内容拥有大幅度的落差使得自己天天以作战心态上阵,很累,但却得到很多cp值。

下了地铁,却害怕不敢回家。躲在游乐场旁的角落,盘腿坐在椅子上,写下了这段字。
心中有一个决定,我不懂这个决定是否是对的,但身边却没有任何人可以倾诉。一只头顶着巧克力色的白猫此刻像是明白我的内心对白,站在我面前,抬起头若有所思的望着我。

我想问,我该下决定吗?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多委屈,在心中,埋着。一只直被填补。。。
但这是我必须坚持。这份工作,说是自己的梦想,还是理想?
每个出口都必须经历坎坷的通道,我不懂自己所受的够不够班叫做坎坷,只知道,不撑下去,就会浪费一直以来的努力。

五年后我不会生气的事情为什么我现在要生气。或许可以翻译为五年后我不会在意的事情,我干嘛现在这样在乎?
但不是。矛盾是我的强项。。。真想回到拥有果断干劲的下乡团长身份。至少,有人明白自己。

- - - - - - - - - - -

    全站熱搜

    c2ptj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