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兴奋的心情跑到表店购选一只自己认为漂亮的表,准备要在她的生日时跑到新给她一个生日惊喜。
购买前,神经兮兮的左选右选,深怕她会不喜欢,会不会又像之前买的俗气耳环和项链般,让她恭维不起。从朋友,姐姐的建议,我从颜色,到形状,功能等都一一下足不输以学院时期做功课般的努力,只为找寻一只我“觉得”适合她的手表。

经由时间轮转,带我翻云覆雨来到今天。这一只表,虽然不是什么名牌,但却带着我厚厚的心意。我绝不会怪罪于戴在手上不小心敲到,刮到,压倒等等意外事故的发生而造成这只带满我浓厚心意的表。但往往出至于惰性,我就。。。而偏偏,那百分之一我不想面对到的,却利用着百分之九十九的方式出现在我面前。

一只表而已,有什么关系。对,我干屁那么小气。只不过是牵连而后的母体,态度。
态度往往让我在别人面前划上一个大大的叉。但同上,这个百分之一百我不想面对的,竟奇迹办的以百分之一百二的姿势站在我面前。。。你耐我如何。的确,我耐你如何。。。他奶奶的。。。

常常问“你不爽我什么”的人她,我很想告诉她,你花费这些时间来探讨别人的内心,还不如以最直接的方式来问自己,“我到底什么地方让人不爽”。

很讽刺的,我偏偏在这时候听见“想一想,生气的时候,受伤的不只是他人,也伤害了自己。或许是自己恶念的显现”。这首自己朗朗上口的歌曲,就这样,在这时后,再一次解救了自己。

自己这一种恶性循环的思想态度,也许真的很要不得,却时常解救了自己。
自己到新以来的心情和工作环境的息态,倒和这几天的天气不某而和,反反复复。

少了一个人静坐在家上网的投诉时间,倒多出了许多干骂网线鸡扒的时间。


    全站熱搜

    c2ptj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