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传来的不是俆徐的风声,而是呜呜的巴士引擎声。

窗外并没有一盞接着一盏带着灯光的街灯,唯一的灯光是从我眼前打字传出来的光,和高速公路反向道上快速奔驰并拖着长长尾巴灯光的车。

一手托着ipad,一手打字并没有真实键盘敲打下传出拥有不规律节奏的嗒嗒声。
随着巴士摇晃而频频打错字的自己没有一丝丝要停顿的意思。反而空荡荡的胃传出来的声音反而提醒自己继续敲打自己的脑袋拼奏出更多的句子来抵抗肚子的抗议。

无法入睡的自己看着一旁的印尼华侨睡得只差没有利用呼呼声来显示他进入的梦境。不过我想在这摇晃不定的巴士上也怎样也无法練制出什么样美好的梦境吧。至少坐在我前两排靠右边窗口位子的那个小孩在被他妈哄睡前的大闹哭喊声中告诉了我不是。

眼前,电子式挂着的数码时钟显示出00.37。
肚子依旧传来空洞的抗议声。
一个人,真的可以同时让脑袋双向轮转。提炼出来的都是比肚子穿出来的更空洞意识。

密不透风式写法抵挡着思维中所要透露出的空虚感。布满字句的文章歪曲别人的奇想空间。第八度空间内高达1080度数的视觉,让自己从容不魄的把自己从发顶看到脚趾一遍,还很直接的让以接近模糊的景象披上新的视觉感官。

想说的道义,不是什么道理。原来你以为我想表达的是这样,你不懂我的明白。一个头两个大,接近抵挡不住眼皮的压迫感。睡了吗


    全站熱搜

    c2ptj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