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在这个被多数地方都是高楼遮藏的底下行走,还是串行在道路底下的隧道过多。。。

人性。。。开始渐变。。。

 

进入这个国度,被安插了一张为-没耐性,不喜欢被问,或则说,不喜欢回答问题的滤芯在自己身上。

两个人以上谈话的内容包含许多许多,但是自己却慢慢和问答的这一个话题产生排斥的现象。。。

不喜欢被问,自己的事情,别人的事情。。。统统。。。不想回答。

没有为什么,只因为。。。。没有意义。。。

深思许久,才发现,原来。。。我。。。没听众。。。。

喜欢把事情往骨子里吞,不是喜欢,是习惯。

到最后,习惯变成自然,自然而然被问,就不想回答。讨厌回答。。。

 

双手想要爆发的威力被精神绳索捆绑住。绕脱不出。

瞬间结化的思路,加上套装修饰的文字,成为了不成文规定的潜规则。

而这规则,被文字化,被思路吸取后,竟成为所谓哲学。。。

我拥有的,像表示的,不是所谓哲学,只是自己的看法。。。

但是被加上套装的文字偏偏却是不懂装懂的人当做高人身行中经历加上脑袋中加工制成的半哲学完成品。

后代线路的思想虽然只是自己嘴巴中的随口说说,反观却是一些行为道德言论漏洞细缝中的反义词。

有时候自己还会被骗个一两下,没人说那是对,没人说那是错, 就算有,也没有任何意义。

没有人会把小学学到的 - 看到路上有垃圾就要捡起来丢进垃圾桶 这段话记住。

但是却有身体力行的人会把它捡起来,却也有人忽视它的存在继续路过。

这没有得出的对错,也没有说不出的不对。

捡起来的人会被某些人心中举个赞,路过的人却不会得到什么。

就像吸烟的人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吸烟区,而不吸烟的人却没有一个空气净化区。。。

因为不需要?还是已被忽视。

。。。。。走远了。。。。

 

无所谓,思路已被塞住。

旋律不再环绕自己。

人长越大,脑袋神经线交错就越多。

偶尔,人要有精神,还是要神经一点。。。。。

    全站熱搜

    c2ptj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