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方式演出
不同的人格,不同的对待
双重方式,叠层达高楼般的提防。
抵不过内心自我释放的那刹那。
犹如使自己的杀手锏,就那么一下,把难关重重打破。
就那么一瞬间,只是一瞬间的释放。。。。。

再度看到的,并不是层叠的厚墙,而是平薄的防弹玻璃。。。
使用透明的玻璃面层看世界,不被解剖的心理,只准被看到,不愿被触碰。
微观精制的摸索看透,还是自我思维控制经由所谓的计算机推算出来。。。
不愿再去猜,去算,去验证。只要,安分守己的坐在玻璃墙后,拿着玻璃制造的容器,喝着又不同人,接受不同伤害后而调配出来的血液。。。是否残忍,是否变态。
经由不再着话题上打转。。。

体验着,像似拿着匕首,走在都首,惊慌失措的眼神里,还有那一丝血红的残念。。。
疲惫的肩胛,不再被需要,走在街头尾端,看到的是血腥城门,经由千万人马精心调制的后的血液,就在这里索取。。。
他X的,抱着忐忑心情,连骂粗口都要三思的家伙。。。呵呵呵呵


走在回家路上,路灯照耀我的影子,看到乎长乎短的影子,追随我的脚步,跟着我,到达还未开灯的梯间。
每每步上每一层楼,每一阶层,都有不同的味道,不同的气息,不同的格式。
一楼,只对一个华人安哥有印象。在这里,看过他三次,三次都是他出去丢垃圾,不然就是刚丢完垃圾走回家。
要叫他安哥他也不配,因为他看上去还蛮年轻的,却又是幅爸爸的脸。。。年轻的爸爸吧。。。呵呵
二楼,里边有一户印度友族同胞,每次经过都是大门打开着的,有时经过,看到全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看着电视,有些时候坐在一起吃东西,好不羡慕。
三楼,住在这层的人都不常在家吧,很少看到有人出没。。。不过,有时下午时,住在楼梯角落旁的一位华裔妇人,就会带着她的两只可爱狗狗到楼下去溜一溜。
四楼,阴沉沉的。和二楼的差距很大。走出梯口,转个弯,正是我家。一楼一楼走上来,都是一种心层体验。五楼,只知道住着一位老婆婆,经过时候都会跟我谈天。误以为我家里有两个人住,虽然和她只见过两次面,而且都是在梯间撞见,却每次都会谈上一些时间。和对其他友族同胞只是一面微笑就走的形势不同。

四楼,在走廊尾处,可以看到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看到槟岛还剩余的那一点美好风景~
不过,我可不喜欢待在这里。。。因为这里是印度青年的集聚地带。。。
有时在半夜时刻,都会听到他们在那里高谈阔论。甚至传来恐怖的咯咯笑声。。。
幸亏我还算是只夜猫子。。。所以都会不当一回事。。。

在家里,可以称上宅男一组,是异族。
打打飞机,看看书,上上色情网站,写写部落,瘫在床上,发发呆。。。。
混入网络,搜寻免费两字,只要没病毒,合我意,都可以当做消遣的作用。。。
新闻,娱乐,戏剧,漫画,部落,都是浪费时间的东西。。。。

上上smadpy官网,看看里里外外那不懂言语的后台设定区。。。。
就在那儿发呆。。。。上个谷歌搜寻不懂那条家伙发出来的残假信息。。。。浪费了一天的时间。。。。

分身分身,体验人生。

    全站熱搜

    c2ptj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