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我长大的你,带领我长大的你,伴着我成长的你--吉打十字港佛教会,一个值得我骄傲的,包含我喜怒哀乐,无知,了解,迷惑,长大,看透。。。。。

今天,回到家里,和平时一样,休息一阵后便会走去佛教会看看。

好怀念,这里。。。我从小到大,一步一脚印踩大的佛教会。。。
走去的同时,看到了大门又经过了一番修改,大门已不再依旧的打开,而旁边小小的那道,新建的小门就像以往办的大门‘荣光焕发’的打开着。。。

一阵寒风迎面而来。。。跟着以往的风范,走到了大殿门前,脱了鞋子,开始我的赤脚探索。。。曾几何时,我拿双鞋子不曾在进入大殿后穿上,因为赤着脚,在石头路上走才能唤醒自己对这个家的深刻怀念。。。
脱了鞋,想要进入大殿,才发现,除了洗手间,所有室内都已经被深锁着。。。(过后才知道,佛教会在经过上一次的会议大会后决定,每个拜五拜六将关闭佛教会。。。)。。。。
赤着脚,一步一步的把佛教会从头踩到未,就像从小那样,把佛教会从前踩到现在。。。
曾几何时,这里充满我们的吵闹声,我们一起在这里胡闹,在这里生活,在这里长大,看星星,吹风。。。
如今,一个人回到了这里,看着这里。。。。犹如一座荒废了的城堡。。。这个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佛教会已经变了。。。
莫名的伤感徐徐升缓。。。以往的热闹不再,留下的只是比伤感更高十倍的伤感。。。我曾经是哪个想要带领青少年进来的人,曾经负责带领各个州区领导人来到的地头蛇。。。一切一切。。现在只是缓缓的涌上坐在小小游乐场上,空虚无神的我的脑海里。。。。

在这里,我伤心,我快乐,长大,离开。。。。。
忧风虚虚实实的垂在我的脸上,像似告诉我‘接受吧,孩子’。。。
一个,曾经让我走进来回忘了痛苦的天堂,现在已经变质,多了一份伤感。。。空荡荡的这里,好不清静。。。
我扰乱的心灵。。。似乎把这宁静的一切给打乱了。。。。

看着看着,坐在孝思亭里的我,似乎应证了这座亭子的意思。。。
我是一个不孝子,坐在这里思念着以往快活的日子。。。。
很讽刺。。。

静静的,主席骑着摩多车驶了进来,看着他那忧伤的背影。。。
他的伤感,好像被我体验着。
他,一个把佛教会经营得火红火热的人
他,一个被我们讨厌的人
他,不惜被我们批评老古董,仍要我们维持原理的人
他,私下掏钱帮我们完成活动的人
他,帮我们处理一切大小事务的人。。。。

走了过去,他牵着我的手,就像以往办,依旧带着我走着他自豪得‘花园’。
聊了近况,看着他,似乎老了很多。。。
他慈祥的脸庞中,我仍然看得出,他的忧伤。
我俩看着着空荡荡的城堡,他问我,是不是感到很伤心。。。
我告诉他,很可惜。。。

天空下起毛毛雨,是否在配合我俩的心情。。。

最近很烦,功课加上下乡,我以不容许任何东西再来烦我。。。
我说我看开了,实际上是否是正在逃避。
我说不要把你所谓的完美主义想法涛在我的身上,我只是一个贱骨头
我说。。。我听。。。。
谁听,谁懂。。。。
我告诉自己,我不烦,我可以。
朋友,团员,大家挺我,‘声’援我。。。
对不起,真的听不下了。。。
我不是你所谓的星座解剖里的那只死笨羊
我拥有我的风格,我不是你跟着那死人星座翻译里的我
你不是星座解剖专家,你没有资格对我说,‘星座书上说,你怎样你怎样’。。。
我不讨厌星座,玄学,算命。。。
但是,被书本上那些字句框起来的你,没有资格来品论我的。。。

我是喜欢论不三不四的死人道理,什么坑洞理论,笨式伦理,大便伦理。。。都是我讲我爽。
为何一些人喜欢被我的这些道理框住,是否帮到你,是否开解到你。。。
为何这些你所谓的大道理完全被我自己推翻。。。
的确,我是个嬗变的人,但是,越来越不能接受自己的潜意识自动辩解计算机算出来的答案。。。
没有定义的答案是我想要的,更多的答案是我得到的。。。
我没有自我,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我眼睛有问题,我食管道有问题,我呼吸有问题,我心脏有问题,我胃部有问题。。。最重要,我的脑袋有问题。。。
就算一天突然死亡,我可以坦然接受,因为我时日无多,我会用最清静的眼睛看着这世界,我会尽力尝试每个糖果带给我的酸甜味,我会努力的用力呼吸,我会让我的心跳在为这个世界多跳动一下,我会尝试把自己那沸腾的胃酸压制下来。。。
我会努力的想着,我要如何改变我自己。。。
我无法让这个世界多一分笑,但我会尽力不让这个世界多一份泪
我无法让这个世界多一份美好,但我会尽力让这个世界少一份缺陷
我无法让别人心存感慨,但我会努力使自己知道什么叫做微笑。。。
我没有什么鬼神道力,没有神通没有鬼法。
我只有无知的想象力和无限没脑的逻辑。。。

    全站熱搜

    c2ptj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