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海洋抚摸着心情。。。随着波动漂泊不定。。。
我很害怕海,从小就有着一种感觉
时常感觉深海内很恐怖
像似一双眼睛在蹬着我般。。。

现在凌晨6点30分
回想过去,
昨天
6点放学打算走去搭巴士回家
学院内有火箭党的宴会
很多士兵前来驻守,好不浩大的场面
走出学院,随着路边的石道上游行
走着走着,看到一个戴头盔的。。应该是华人
站在一辆红色的车旁
他往四方望,然后用脚踢车试探车内的防盗器是否还有无作用
我继续走着,他就在我正前方
突然,看到他敲破车镜,伸手进去拿电话,然后骑默多离开。
我看着他,他应该是没看到我,我笨蛋
或许我喝住他,他不会下手
我没看到他的车牌号码,也没有作用
转反回到学院内,告诉管理员,而管理员也说到无能为力
因为在学院范围外

整个敲镜过程不到1分钟
难以想象的快
学院内驻守兵处处
那家伙竟然不怕

看着破掉的车镜
我无法做些什么。。。
看着看着,老师走了过来
问了我发生什么是,然后还载我回家~

这个地区,城市,州属,国家,世发生了什么事?
那家伙真得那么缺钱?
那家伙离开后与我对望的眼神是种慌忙,无神的状态
与我惘然的对看
对看时霎那时间变得好长
我与他的对望
我看到的不是他的恶行
我看到的是他的无奈
他的兴奋
他的顾虑

-----------------------------------
进入冬季前夕
花落飘香?
遗香

一个人走在冷寂,空无一人的道路
我仰望上天能再给我多少天
还有多少天我能走下去
耳边微弱心电图的声音
一毕一毕像似利刃般
一刀一刀捅入我的心

爸爸和姨丈
我很都是后都分不清楚
唯一分得清楚的是
他们过世后,我都没有得分了

从小,不渴望一个幸福的家庭
只希望家里少了一份冷冰的情绪
当时,觉得家里没意思
家,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居宿的地方
我真得那么想?
其实比谁都更渴望一个家
其实比谁都还更在乎家
是否经不起时间遂练
只能从'旁门左道'来平复心情
忍着痛,不同观方
回忆追思
并不想做到,无法无力害怕过去
一点一滴的意识

一个人走,天涯海角无方向的走
遇见光明,是否光芒会否长久
是否光芒会否照着

第一个知心朋友,第一次被骗,第一次明白痛切心扉
都过去了
每一个星芒都会否消暗以无所谓
把握每个星光,看守每个星河
驻守我的心,猛领我的念

随风飘荡的念
没有站岗的意

一首接着一首所谓的巴洛克音乐
轻浮我的思

海浪般的旋律
无规律的漂摆
无月的夜
我看着,望着
期待着

    全站熱搜

    c2ptj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