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我都知道家人想要给我一个'家'
但是,那个人偏偏就像是月球跟着地球转,久久都不会偏离地球一步.....

家里一直以来就像很怕月球往着地球撞...但是常常久久以来的撞击...也许我已经麻木了...
但是...不能够原谅的是...我自己
我选择相信她,一度的同情她....
但是...我真的真的...已经不能忍受了....

或许家人把她蒙黑了,但是正常人听到都会立刻以三千年历史国际文化标准的粗口大骂几声......
到了现在...虽然事情的经过往往都是家人告诉我....但是...矛盾的我
选择不去理了..

或许我很自私,这不只是一个人的问题,是家人的问题...
虽然事情往往都轮不到我去解决,或许是说,根本不需要我....

我不怀念小时候...
很奇怪的一个想法....

我不是没有拥有一个美好的童年...
而是...童年的我,不会享受...

的确,佛法影响了我很深
但是,影响的不忍我的人格,而是思想

真正改变我人格态度的是朋友
我把朋友看得很重,甚至于以家人相称
我把所谓的家人看得很重,也许这是对于心的寄托....
往返想想...我又有何资格让人家也把我当成真正的一家人...
或许,我享受当下一家人的感觉,而我却很怕回味那种感觉.....

一种类似秤盘的心思....
重了任何一边都会是不平衡.....
到翻了其中一变也许会更好...我以无法在维持住平行线...
一条线,牵住的是每个人的思念,每个结,是打不开的结
或是一个'解'。
解脱何以的来,靠心
何谓心,什么又是圆心
........我又废话了........


我就是那么随心
我不理衣装梳扮打妆
不理他人视看
我就是我
为何要别人来为我定义
我的定义就是没有定义
我的随便不需要别人来肯定
我不喜欢活在人家的眼里
自己活在自己眼里的人值得我去欣赏
值得让我和他交朋友

过度活在自己眼里的家伙就.....闪边去....呵呵呵

    全站熱搜

    c2ptj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