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写了一篇...但是觉得..
删掉了

我的记忆,是否也能像这样随意删除...
来到了槟城...写部落都是偷偷的写...很不喜欢这种感觉...我喜欢静静的感觉...
并不一定要到了夜深人静才有灵感
,但往往我都在夜深人静里写...

我并不诗意
但往往给人说我的文章像诠释的像一首诗..
也许诗的定义就是...让人摸不透吧...

我的确自己写自己爽
最终的目的也是与此相同
头脑闪过什么就写,我喜欢这种感觉
很久很久,这种感觉没再出现过...

琴声,有再一次让我静静的,掏出自己的心,想要找找自己那纯真的地带
但,意烦种种的就像血管,血丝,细胞,厚厚的包在我的心外
一个心性,有两个我
两个我,极魔,化境
我是哪个?
我常在这两道门中央,走来走去
我并不想被归类成什么
但不被归类成什么的我并不是我
我是迷惑的我
我找不到自己

你,是不是被我那胡言乱语,赏心阅屁的说法给糊弄过...
我也很想这样的被人糊弄
就算我被糊弄,我并不觉得我被糊弄....
被我糊弄后的人往往都更让我摸不透
也许这是我唯一的乐趣之一...想要在摸进去
到了禁地,我才发现
我找到的不是我,而是你
你被我吓坏了?还是觉得我很恐怖
我特别?不,我八卦

一个无月的深夜
琴声又把我带进了无我境界....
所谓的无我如何定义
似乎自己如何定义...
的确,我高攀不起你那高高的所谓无我
但是,我的无念
就是那么简单

    全站熱搜

    c2ptj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