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来几篇文章的开头难免不了会回味一句,好久好久没上来了。。。。。呵呵呵


来到了星加坡差不多三个星期了,工作总算找到了,希望接下来的步伐不会再度遇到任何阻碍。。。

星加坡的夜晚,处处都灯火明亮。走入被盏盏灯光反照的自己影子脚下。开始,进入另一段转弯。。。

没有了部落的娩眷,情绪上,思想上,精神意志力都开始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变化。

是否太过依赖部落的魔法,让自己想要乘坐魔毯逃离的欲望开始堕落。这里,仍旧是我的地盘。
回来这里,拥有数不尽的妖魔鬼怪伴着,走入神奇的魔法森林。我看到的,许多加入的朋友。

原属老大的自己在这地盘已经开始枯萎。是否该重新把那没刺的玫瑰换上皮衣,让那孤老的大树爷披上仙人掌的刺。

文风艺气,随着茉莉的香,开始回荡在我快要腐烂的脑浆里。
魔法长老开始了复杂反复的咒语,开始把我枯萎的心脏用那泛黄的叶子覆盖。好一个披着狼皮的羊,低声怪气的学着长老的步伐,一步一步。
跟着茉莉的尾巴,歪摇不稳的走了几步。

耳边循荡的,开始是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低潮处的安稳会转弯,快要把我的呼吸冰住。

随着时间流溪,没有了借由活动抒发的体力,脑力。
开始在陌生的房间枯谢。
没有了动力,产生了乌菇,在关节隙缝处无稍承接着这断断续续,连绵不绝的惰性。

展不开的翅膀,好像不会飞的鸟儿,盼着天。
看着乌云雄心万丈的随着流溪声浩浩荡荡的漫游过来,暴风雷雨,已经不远。
望着天,感慨自己的无能,好无奈。

看着字风开始随着被吹徐而过的枯桐烂叶带走,地上的沙,墙上的画,老伯的泪。随着这场暴风雨,开始展开擦拆的工作。
站立在暴风中的自己。是否能保留着一份思念,让未来,划写出那么一点曾经的繁华。



话说,好多人,观看别人的部落当下,都在猜测字句背后的含义。但重新探讨过自己的写作过程后,才发现
原来,观看别人留下字句当下的过程,才是最真的。
字句背后的意义不重要,重要的是,留下字句当下的自己,当时的那种冲动。
想要从部落认识一个人的内心世界,还是从字句中找寻别人的八卦好像就差那么一线之间。
寻找相同风格部落人的同时,也可以发现,对方留下字句当下的那一份心情。


不再受归于某一种模式情况下写作的自己,可以很空白,也可以很流溪。看着字句穿梭在脑袋里,通由指尖上敲打出来的字句,开始赋予生命力办,那么生动。。。

老黄卖瓜,自买自垮,在自己的地盘,就是经由魔法加持后产生那么的浓厚的味道。

穿越在自己字句内,就像在自己脑袋翻滚。

不需要多雄厚的文字基础,不需要所谓的文风艺气。
只要有感觉,通过指尖流出的字句,就是那么有生命。

    全站熱搜

    c2ptj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