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还不习惯

 

堆满枕头的床上,存留在脑海里,你的味道其实还未散尽。。。

我以为,我忘了。但,我能推诉的就只是,月老绑错线,剪掉了却忘了把套在我无名指上的绳索给一拼拔掉。。。

 

c2ptj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